将上市公司当“提款机”,中南文化前实控人被警告并处罚款60万

每经记者毕媛媛每经编辑张海妮

2018年暑期,由徐峥、王传君、周一围主演的电影《我不是药神》成为黑马,拿下了31亿元票房。背后的联合出品方中,出现了中南影业。

也就在那个暑期,中南影业的控股公司中南红文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南文化)(SZ002445,股价2.36元,市值56.44亿元)被爆出时任实际控制人、董事长陈少忠利用职务便利,存在违规开具商业承兑汇票、违规对外担保、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资金占用等事项。

因为没有在一个月内解决违规事项,中南文化被提起诉讼,相关银行账户及持股股东股权被冻结,公司股票也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同年10月底,公司股票简称改为“ST中南”。

在此期间,公司首席文化官刘春,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陈光,证券事务代表姜伟,总经理洪涛等高管接连辞职离开。

而把公司当做私人“提款机”的陈少忠,于10月底被江苏证监局处罚60万元。

把公司当“提款机”,中南文化前实控人被罚60万元

未依法披露对外担保事项、占用中南文化资金,并隐瞒相关情况,中南文化时任董事长、实际控制人陈少忠迎来了江苏证监局的行政处罚决定书。

江苏证监局官网的处罚决定书显示,经查明,自中南文化上市以来至2018年11月12日,江阴中南重工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南集团)为中南文化控股股东,中南集团、陈少忠、乐元创新为中南文化的关联人。2017年7月至2018年6月,中南文化为陈少忠、中南集团、乐元创新等提供担保,累计金额11.21亿元。其中,2017年7月至9月,中南文化为中南集团、乐元创新提供担保,涉及金额7.26亿元,占2016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19.74%,该担保构成关联担保;2018年1月至6月,中南文化为陈少忠、中南集团、江阴中昌节能科技有限公司、江阴龙一化工有限公司等提供担保,涉及金额3.95亿元。

上述对外担保事项,是陈少忠利用其中南文化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的地位和职务便利,指使公司个别业务人员办理,事前未按规定履行公司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程序,事后陈少忠对公司隐瞒该应当披露的信息。

此外,2017年6月至12月,中南集团利用中南文化开具无商业实质的商业承兑汇票方式,占用中南文化资金9800万元。上述情形构成中南集团对中南文化的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属于关联交易。

陈少忠作为中南文化实际控制人、时任董事长,利用其地位和职务便利,指使公司个别业务人员实施,事前未经公司内部审议程序,事后陈少忠对公司隐瞒该应当披露的信息。

江苏证监局披露的数据显示,2018年1月至8月,中南文化因对外担保、资金占用、买卖合同纠纷等事项,引发民事诉讼18起,累计涉诉金额9.09亿元,占中南文化2017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20.92%。

鉴于陈少忠的违法违规行为,江苏证监局对陈少忠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

处罚靴子落地,但上市公司沦为实控人的“提款机”,早已使得中南文化在资本市场信誉扫地。

2018年8月27日,中南文化发布《关于公司未履行内部审批决策程序开具商业承兑汇票、对外担保、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资金占用等事项的提示性公告》,承认公司存在违规开具商业承兑汇票、违规对外担保、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资金占用等事项。

后续因为陈少忠没有在一个月内解决违规事项,被提起诉讼,相关银行账户及持股股东股权被冻结,公司股票也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同年10月底,公司股票简称改为“ST中南”。

紧接着,因为2018年、2019年连续两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中南文化于2020年4月30日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由“ST中南”变更为“*ST中南”。

直到2021年6月10日,*ST中南发布公告,表示撤销了退市风险警示及其他风险警示,公司股票简称由“*ST中南”恢复为“中南文化”。此外,公司还称违规开具的商业承兑汇票问题已解决,违反规定程序对外提供担保的所有风险隐患已消除,前控股股东江阴中南重工集团有限公司及原实际控制人陈少忠对公司的资金占用款已全部清偿完毕。

关于中南文化后续的经营发展,截至发稿时,《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未拨通公司的公开电话。11月7日,中南文化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公司生产经营活动一切正常。

曾参与出品《我不是药神》,又重回机械制造老本行

陈少忠是何人?竟将上市公司的资金玩弄于鼓掌间。

2018年,界面新闻发布的《2008中国最富1000人》中,陈少忠以32亿元的财富,排在第933名。

根据平安证券信息,陈少忠出生于1967年11月,1987年任江阴江南高压管件厂厂长、董事长,江阴中南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2004年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2006年8月任控股子公司江阴中南重工装备董事长兼总经理,2008年起任公司董事长。

中南重工原是一家传统制造业企业,2010年7月登陆A股,它也是中南文化的前身。

2015年,中南重工以10亿元成功收购大唐辉煌100%股权,正式跨界入局影视行业。资料显示,大唐辉煌曾出品制作过《鲜花朵朵》《咱家那些事》《男人底线》《女人心事》等多部影视剧。

之后,中南重工还陆续收购了经纪公司千易志诚、IP公司新华先锋、游戏公司上海极光网络等,并成立了中南影业,大力布局影视业务。

2018年,暑期档的黑马电影《我不是药神》斩获了31亿元票房,中南影业是联合出品方之一。

2015年,曾担任过凤凰卫视执行台长、爱奇艺高级副总裁的刘春进入中南文化,任职中南重工首席文化官和中南影业CEO。2015年底,在中南重工的投资者关系活动上,相关负责人曾详细介绍过公司未来的布局,包括IP、明星、教育、影视剧、音乐等诸多板块。

2016年5月31日,“中南重工”正式更名为“中南文化”,主营业务由金属制品业转向大文化产业。仅2016年,中南文化以5000万元投资成都市极米科技有限公司,布局智能硬件领域;2000万元增资上海芒果互娱科技有限公司,加强与湖南卫视影视IP开发方面的合作;1050万元投资东阳奇树有鱼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切入网络大电影制作与发行领域等。不过,一系列的收购、挖人动作,中南文化在影视文化领域的收割并不算明显。

2018年是个分水岭,陈少忠卷入巨额诉讼,公司股票在年中停牌了2月之久。随后,公司首席文化官刘春,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陈光,证券事务代表姜伟,总经理洪涛等高管接连辞职离开。

今年10月26日,中南文化发布2022年三季度报告。年初至报告期末,中南文化实现营业收入4.26亿元,同比增长33.3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210.36万元,较2021年同期减少80.58%。

除了文化传媒,中南文化又将机械制造板块纳入到了公司的主要业务中,表示要加强销售管理和市场开拓力度。根据此前披露的2022年半年报,中南文化的机械制造板块以2.9亿元的收入占营业收入的96.44%,文化传媒的收入则为1073.7万元,占营业收入的3.56%。

posted @ 22-11-16 02:38 admin  阅读:
网信彩票平台,网信彩票官网,网信彩票网址,网信彩票下载,网信彩票app,网信彩票开户,网信彩票投注,网信彩票购彩,网信彩票注册,网信彩票登录,网信彩票邀请码,网信彩票技巧,网信彩票手机版,网信彩票靠谱吗,网信彩票走势图,网信彩票开奖结果

Powered by 网信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